www.yiwuxinwen.com
义乌本地首家电商新闻资讯网站

义乌小商品成出口“电商毒药” 中小卖家出海遇阻

价格红利期过后,国内跨境电商卖家经历“阵痛”

高仿商品成出口“毒药” 中小卖家出海遇阻

■IT时报记者 章蔚玮

临近年底,圣诞节加上新年,本应是一年中最忙碌的日子,但刘瑞却刚转手了经营两年的Wish店铺,价格比他预想的还要低。从最初的速卖通到火爆一时的美国移动电商Wish,这些曾经打造了“无数个”造富梦的外贸跨境电商平台,如今留给中小卖家的空间越来越小,不断高企的跨境物流成本、日益严格的产品知识产权审查以及越来越多“大玩家”的入场,都预示着野蛮生长时代正式结束,一场真正的国际竞争已经拉开帷幕,而那些中国卖家将何去何从?

义乌小商品成出口“电商毒药”

在决定关店之前,刘瑞在Wish上刚被扣罚了1万多美元,这是他经营一款电子数码配件的大部分销售收入,但就在放款前,Wish将这款商品定为仿品,直接将销售款作为处罚款没收了,“在界定是仿品后,连个正式的通知都没有。”而这已经不是刘瑞第一次违反Wish的仿造品规则。

Wish是一家移动端的外贸B2C平台,在阿里巴巴全球在线交易平台速卖通之后,成为一批中国卖家成就出海梦的热门平台之一,但如今Wish却让不少中国卖家如坐针毡。

从去年年底开始,Wish对于平台店铺的考核机制不断升级,除了对退款率划出红线外,更是出台了史上最严的仿品审查政策。根据Wish新规,店铺仿品率一旦高于0.5%,将对每个店铺每天发现的每个仿品处罚1美元,单店铺一天最高处罚1000美元。确认为仿品后,Wish会暂扣仿品订单货款。而高居不下的仿品率也将对店铺的流量、曝光度产生影响。

自Wish出台了仿品销售的禁令以来,刘瑞就在努力调整自己的商品选品,但他本就身处竞争激烈之中,抄袭之风严重的义乌,从衣服、鞋子,到电子数码,很难完全摆脱仿品的影子。最近几个月内,他骑着车跑遍了所有周边批发市场乃至生产厂家,寻找合适的产品,却还是不幸“躺枪”。“即便没有贴标,但在外观上相似的,也可能被定义为模仿某一知识产权产品而遭到下架处罚。”尽管Wish对于仿造品的界定有明确说明,但判定细则依然让刘瑞这样“习惯了搬运”的小卖家感到难以捉摸,“过去大家都认为义乌是出口贸易的天堂,商品资源丰富,成本低,随便选择一款小商品,靠低价就能拉动一波流量。如今红利期已过,太多的中国卖家被拦在了知识产权这条红线外。”

从一处交易Wish账号的地下交易市场中,《IT时报》记者了解到运营1~3年的Wish账号是市场的主供资源,这些待售店铺账号大多数因多次违反平台知识产权规定不得不终止业务,被迫出售店铺。类似的账号市场价在2500元左右,但由于愿意接手的买家不多,这个价格还在不断下跌。

下一站去哪儿

在义乌和深圳,像刘瑞这样的年轻人很多,这批80后、90后外贸电商创业者大多是被这里“一夜暴富”的梦吸引而来。在外贸电商刚兴起的三四年前,速卖通、Wish造就了一批中小卖家的致富梦,但随着市场的高速发展,这批卖家不断遭遇发展瓶颈,难以适应新规则就只能在洗牌中离场。

“最近,美国‘空加派’(一种空运物流清关加派送的一体化服务)专线物流已经涨到了40元/公斤。去年这个时候,满地都是25元/公斤。”在深圳从事箱包外贸生意的Steve被不断刷新的国际物流成本压得喘不过气来。仅两个月前,美国“空加派”成本还停留在每公斤30元上下。为此,Steve只能改走海运,尽管价格下降超过50%,但速度也延迟半个月。他担心在亚马逊美国FBA仓内的库存很难撑过圣诞节,到时由于缺货将影响其在亚马逊美国网站上的声誉并降低由此获得的流量。

像Steve这样涌入亚马逊海外站的中国卖家,新增了35万。正是这批高速上涨的亚马逊“中国卖家团”,让美国“空加派”专线在过去一年被“挤爆”了。

被挤爆的除了物流线,还有海外市场。短短几个月时间内,重复度极高的一批又一批中国商品涌向了美国、欧洲的跨境电商平台。但规模效应没能迅速打开市场,取而代之的是不断高企的差评率、退货率。

浙江安吉聚集一批户外用品的生产、销售,一批当地企业纷纷在亚马逊美国站点投入资金,大量铺货,但最终能盈利的却不多。“与去年年初相比,竞争对手多了,自然流量少了,最终只能用广告来维持流量。”来自浙江的亚马逊卖家沈运告诉《IT时报》记者,过去一年,身边不少在亚马逊上开店的朋友急于在海外建仓铺货,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提升品牌上,错过了发展最佳窗口期。“我们是做汽车配件销售的,本以为国产商品在成本上会有优势,但在流量分配上,亚马逊更偏向品牌供应商。和一些强势品牌相比,我们在亚马逊上毫无优势。”

“最早一批中国出海卖家的战略就是小件商品大量铺货,通过高周转来赚取现金流。但这已经很难适应各大平台的新运作机制。”在分析人士看来,从2016年开始,阿里旗下跨境电商平台速卖通调整运营规则,要求卖家升级企业身份,并强制清退一批无法完成升级的个人卖家,并逐步将招商范围向产地直销、淘宝天猫卖家倾斜。同一年,大量个人卖家涌向Wish,Wish平台在国内火了起来,开始了第二阶段的海外淘金梦,但随着Wish在2016年底出台一系列新规,让一批中国中小卖家继而转战亚马逊,但如今同样面临开局难题。“与其寻找平台,不如将资金投入在提升选品能力、产品质量、树立品牌上。”上述分析人士表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义乌电商新闻网 » 义乌小商品成出口“电商毒药” 中小卖家出海遇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